叫んでも 響かない

【橫雛】雛だから

試著寫了最近pixiv很流行的ABO巣作り🙇
充滿私心的ABO,慎。🙇
像小動物一樣縮在橫山的衣服堆,把他的小窩材料拿去洗還會生氣的雛太可愛了🙇



01.

人生には三つの坂がある。上り坂、下り坂、そしてまさかである。



02.

橫山嘆了口氣,對於村上所說的話語,除了點頭外已失去做任何表態的慾望。他發現自己實在疲於與村上討論關於性別的問題,那就像是一條導火線,把倆人都逼得緊緊的。然後村上會像噴火一樣用差勁的態度對應自己,不給好臉色看。

他看著村上用倆顆枕頭在床鋪上劃分了條界限,按了按太陽穴。

又還能說些什麼?反正等到出差結束,不用劃清界線,他倆自然沒機會侵犯到對方的領域。



03.

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,不過是正想安排特休時,被上層安排了一趟長達倆個禮拜的實地採訪。

橫山的第六感一向準確,在被上頭罕見地呼喚過去時,就早已明白會發生些什麼。儘管內心有千萬個不愿,身為一個受過教育的成年人,在一瞬間還是忍痛將陽光與海水從腦袋抽離。他一踏進辦公室,文件夾便在預料內立刻遞到自己手中,文件並不厚實,卻足以更換掉現實--枯燥乏味的工作將持續填滿日常。橫山推了推眼鏡,盯著第一頁的前幾行字,很快過濾出關鍵字:倆個星期。

「那就麻煩你了。」

他嘶地一聲深吸一口氣,向上司行個禮,隨之轉身離開。

但是他卻忘了確認其他條件。

回到辦公桌後,才發現這趟實地考察還有另一位意外的同行人。橫山曾經見過這個營業部的新人幾次,也聽過他的……一些傳聞。比起普通體型還要矮小一點的男人,有雙下垂眼,卻老是看上去脾氣不好的樣子。

並不確定這個叫村上的新人是否記得他長相,甚至是否聽聞過他的名字。不過不知道從哪裏傳來的謠言,說,其實村上是個omega。橫山當時並不上心,只向部下揮了揮手,動作帶著打發的意味。況且謠言從營業部傳來,這風可真強勁,吹得那麼遠。

橫山敲著鍵盤,轉了轉眼珠。仔細想想,那副外表確實不如常識中所認知的omega,溫柔、柔軟。但真要是又有什麼不好。基本上僅招收alpha和beta的公司,一旦收了罕見的omega,就算只是“疑似”也終究會成為被閒話的對象。

他記得某次加班夜,無意間瞥見村上和同事在茶水間話家常。村上咧著嘴大笑,茶水間就那麼一小窄儘供照明的燈,昏黃光暈襯得村上的虎牙比平時尖銳,下垂的眼角被磨平成柔滑的弧度。村上不寬的肩頭被高大的男人摟著,他看著對方的眼神多麼溫柔,像是被施了夜晚的魔法。橫山第一次發現,那個村上居然看上去有那麼點可愛。從那時起,橫山便開始懷疑起謠言的可信度。

所以橫山動搖著。

他咬緊牙根再度推開了門,向高層提出質疑:

「我沒有其他的意思,可是假設、如果、可能村上くん真的是omega,那麼長的天數只有我和他共同行動不好吧。」

至少之前從來沒有。他的共事夥伴也一向只有alpha和beta。

「你在公司幹那麼久,也明白公司的規矩,上頭不能隨意透露員工的性向。何況就算村上くん真的是,那又如何?你們晚上睡不同房間總行了。」

「是吧?」

面對上頭給的回應,橫山無奈地接受。他有些僵硬地轉過身子,強壓著心臟不安而不規律的跳動。可真是害怕,就因為只是趟出差,萬一真出了事怎麼辦。alpha這種生物,在面對信息素的挑逗,就像只濕漉漉不諱情慾袒露的狼,一剎那間,拖著弱小的雛鳥下潛泥沼。



不樂見的是,橫山的第六感一向準確。



04.

「呃,不好意思。剛剛幫您查詢過了,預約表上面真的只有預定一間雙人套房哦。」

「真的非常不好意思!本日的預約都已經額滿了,沒有空的房間可以進行更換。」

櫃臺親切細膩的聲線,在此時卻仿佛惡魔無情的審判。明明好不容易才到達了上層所指定的酒店。

橫山似乎可以預料到未來的倆個星期會無比煎熬。

白痴公司。



05.

他對這種尷尬感厭惡至極。

在大廳的時候,透過村上的臉部表情橫山便能看出一切,充滿厭惡、噁心、不甘。明明以輩份來說是部下、明明自己……自己才是alpha。擁有強大氣場的那方。

完全不知道視線該擺在哪才恰當,儘管村上沒有開口表示,橫山也讀得懂坐在床邊的人在生氣。他背對著村上,行李收了又放、放了又收,如果要面對這樣的村上,那還不如一輩子都在理行李。

「喂,我話先說在前頭。雖然我有在吃藥,但晚上你還是離我遠一點。」

誰都沒有開口,誰也都沒有進行確認。就像彼此心知肚明般,刻意繞過最關鍵的禁忌的話題。

村上冷冷地又再補上一句,事實早已昭然若揭:

「……我不想和alpha有接觸。」

橫山維持著理行李的動作,想也沒想,迅速地拋出一套自認完美的解決方法:「那我睡沙發,床讓你睡吧。」

沒想到心結沒有打開,反而越繞越遠,戳中村上的地雷。村上聽聞便怒氣沖沖地走到橫山面前,視線被陰影籠罩住的橫山,下意識地抬頭,立刻對上了村上憤怒的雙眼。

「你什麼意思?」

「沒有什麼意思……只是覺得你睡床會比較好吧。畢竟你是……」

村上瞪大了眼睛,橫山一時語塞,無法說出腦袋中浮現的那個字彙。

「你要是這麼想的話,那我可以自費去睡另外一間有空房的酒店。」

「等等、抱歉,不是你想的那樣……前提是如果你真的不介意的話……」

村上沒有回話,只是自顧自地離開橫山的視線範圍。橫山跟著向後查看,看見村上從沙發上拿了幾顆枕頭,硬生生地往床上擠,把一張好好的雙人床二分為一。順手還從衣櫥裏拿出另外一捲棉被,將原本的那套往裏頭擠,一人一襲,界限分明,彼此互不相犯。

而仔細一瞧,靠內側的那半似乎還佔了比較大空間。

橫山的頭突然痛了起來,他無力地按壓著太陽穴。並非沒有過和其他人同睡在一張床鋪的經驗,但和這次不一樣的是,那些人可都是和自己性別相同的人。

「聽著,你敢越過這條線試試看。」

村上惡狠狠地瞪著橫山,兇悍的眼神像是要在橫山臉上叮出一個包來。

也許橫山那天晚上所見的,是場夢也說不定。



這一夜橫山睡得不好。幾近是戰戰兢兢,在睡前村上還恐嚇了他:

「如果越線發生什麼事情我可不負任何責任。」

於是他連翻也不敢翻,一點衣物摩擦的小聲響都捨不得發出來,深怕早上醒來就發現自己身處異地。還是身體和腦袋分離的那種,找不到其餘殘肢。以村上對他的厭惡度來看,橫山的恐懼確實情有可原。

兇狠的omega較橫山晚起床,橫山早早就打理完成,從廁所走出來時,硬著頭皮向朝向自己走來的村上道了聲早安,本做好被無視的心理準備,沒想到村上也回應了自己。

「早安。」

村上的態度似乎比昨天還要冷漠,橫山看著他的背影,摸摸鼻子,提起公文包出門進行工作。



06.

所幸村上和橫山並非是完全的行程共通。由於部門不同,平日基本上是橫山在外頭奔波接洽,村上負責在飯店內接收報表並加以整理。分工合作的方式,更有效快速解決工作。

他們就像是睡在同一間房間的陌生人,每天所交談的話不超過十句,而十句中又有八句是公事。諸如橫山需要傳真,請求村上的幫忙云云。至於那些公事以外的對話,也只不過是用來解決日常用餐該怎麼辦。

經過幾天相處下來,村上的態度似乎也跟著軟化許多。橫山幾度注意到自己越過了那條彆扭的分界線,村上也沒多說些什麼,只是盯著橫山,直到橫山將身體收回去。

真是感激萬分呢。

可是人生啊,就是那麼弔詭。

那是一個悶熱的中午,村上莫名其妙地朝橫山問起話來:

「喂,你喜歡怎樣的類型?」

「咳--」

對於村上忽然之間投擲出的疑問,橫山被牛肉湯嗆得氣管難受,一時不知如何是好。接過村上所遞來的紙巾,橫山尷尬地道了一聲謝謝。

他們平時吃飯根本不會談話的。不,也根本不該談話。更何況是這種刺探性的問題?橫山總是搞不懂村上在想些什麼,村上一向吃得少,或許也有身為omega的因素存在。今天的中餐也只迅速吃了那麼一碗雞肉沙拉。他的面前不如同自己有食物做為間隔,村上單手撐在桌上,自討沒趣地扶著下巴看向橫山。

「溫柔老實的人吧……最好會做菜,目前要有極度想生孩子的意愿,我年紀也到了。」橫山如實地向村上說明。

村上點頭示意,空氣一下沉默起來。這種時候啊……是不是也要向對方反問?一般同性的社交模式的確是這樣。但要是對方是omega,那情況就變得有些特殊了。

要知道,alpha與omega最大的差異,就是在家庭中所扮演的角色。當世界被分為六種性別,即便同樣身為男人,一方卻被當作與女性相同,建立在大眾的社會形態之上,負責生育及養育孩子。

還來不及開口,村上便自行解決橫山的疑惑:

「我目前沒有喜歡的類型。」

話題被冰冷的語氣自主斬斷後續。

橫山苦笑著。



倆人之間就這麼相安無事地共度了一個禮拜,日復一日,平靜地像擲點小石子也不會起任何漣漪的海洋。平時橫山外,村上內,自那天起仍然保持著相敬如賓的態度。橫山想著,還是這樣適合他們。

只剩下一個禮拜了。

此時的橫山也還沒料想到事態會逃脫自己的所有想像。



07.

奔波了一整天,總算順利在平時出勤日的打卡時間前回到飯店。經歷了整整倆個禮拜的同居生活,明早將會恢復正常。然而一走到對應的房號,橫山便感覺到哪裡不對勁。

空氣中隱約飄散著香甜的糖漬杏仁味兒。

那是什麼?橫山在準備掏出房卡時愣了一下,他呆怔在門口,皺起眉頭。味道從門與地板的小縫鑽出,他從來沒有聞過這樣的味道,直覺告訴他充滿危機,味道雖淺薄,卻仿佛能將人拆吃入腹。即使隔著一面牆也能辨識出比起任何香氛,聞起來更像是渾然天成的信息素……那樣甜蜜的信息素不可能出自alpha。

橫山在門口打了冷顫,既然味道來自房內,腦袋迅速分析出惟一可能性。

村上發情了。

那是他的信息素。

雖說村上在第一天就向自己清楚表明過,他有在服用抑制劑的事實。不過事情不就那麼發生了嗎。橫山按耐著情緒,用房卡刷開了房門--

這不對勁。一切都不對勁。

房間不如既往的明亮,取而代之是一片寧靜的黑暗。平時村上需要看清表格上的數字,燈總是保持全開的狀態。橫山的呼吸在踏入房間後變得急促緊湊,濃厚甜膩的信息素導致的不適感席捲全身。他繃緊神經,按下了牆邊的電燈開關。

--橫山真是不可置信,縱然他從未信任過人生。他看見自己的行李被全數翻出,零散的衣物散落在地板。更多的是亂糟糟地舖在床鋪上,舉凡襯衫到褲子,所有歸屬於自己的柔軟物都隨意地堆疊平舖在床上,沒有任何順序,只是大致拼湊出巢狀的意象。

那條該死的界限早就被村上自行打散。

柔軟嬌小的omega蜷縮在巢的中央,身上穿著橫山的襯衫,肩線的不同導致套在村上身上額外的寬大。他的臉埋在昨晚橫山丟進洗衣籃的那件T-shirt內,那件理應有著充足汗臭的腌臢衣物。

橫山屢屢聽聞許多omega會利用alpha的衣物築巢,出自本能,只為得到安全感,還有,汲取伴侶的信息素。歷任的戀人都並非會築巢的類型,他從來沒有見識過,現在可見識到了。

可是對象不是戀人,連朋友都稱不上。只是個成天不擺好臉色、連敬語都不會好好使用的後輩。

太不對勁了。橫山感受到體內有什麼東西在叫囂著。面對一個投懷送抱的omega,任何alpha都很難在這種時候保持絕對冷靜。他難受地扶著牆,從枯燥的喉嚨發出乾扁的聲音,:

「你的抑制劑呢?」

「不見了。」

村上這下把臉埋得更深了。「不要看我。」

「我不只是omega,還是會築巢的那種類型。」

他的話到後頭愈講愈哽嚥,下一秒就要哭出來似的。

「知道你不會喜歡我,一開始才劃得那麼分明,不想被挑起任何情緒。」

「雖然我會做料理,可是我不溫柔又不可愛,脾氣還不好。不過要是想要孩子的話,我還是可以幫你生的。」

「被omega逆告白這種事你應該經歷過很多了,横山さん。但我是很認真的。」

橫山全身上下都在疼痛著。他走上前,毫不猶豫地壓住村上,利用alpha與omega間懸殊的力量差將村上翻回正面。村上細長的雙腿暴露在空氣中,煽情的氣息流淌,橫山就要瘋了。

眼前的omega仍然緊抓著那件屬於自己的衣服,就像對待寶物一般珍視。他的雙眼被眼淚佔據,倆顆尖尖的小虎牙緊咬著下唇,泛著一層白色。

橫山的鼻子抵著村上的,嘶啞的聲音瀕臨分岔的臨界點:

「我也是認真的會讓你懷上。」



明明就很可愛啊。



评论(43)
热度(381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Ru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