叫んでも 響かない

有人類搬過來了。

村上就那麼一次聽涉谷說過。是一個皮膚白白的,卻總是穿得黑抹抹的人類。在這些年裏再也沒遇過人類,這個消息立刻勾起村上的興趣。他想再向涉谷仔細詢問,然而涉谷只是皺著眉,把兩道又短又小的眉鞏成一座小山丘。

「別問那麼多了,聽說他曾經是個獵人,很危險的。」

「獵人?」村上不解地看著涉谷,伸手便遞了一顆松果給他,想多換些情報。動物嘛,基於某些原則之上,很公平的。

「就是壞人的意思,專門獵捕你這種笨手笨腳的爆發戶倉鼠。」

還沒理清意思,話說到這裏涉谷就跑走了,叼著自己的松果。村上盯著涉谷離去的背影,黑色的尾巴晃呀晃的,好像他以前曾在老奶奶家看過的東西。就放在一架黑色、方方長長的奇怪東西上,聽老奶奶說,那似乎叫作節拍器。

真是一場失敗的交易。

村上在森林晃盪著,期盼還能遇到更多人,告訴他有關於那個人類的事情。會是什麼樣的人?白白的,或許是個漂亮的女孩子吧。雖然大倉也是白白的大熊,但他不是女孩子。想到這裏,村上就嘆了口長長的氣。

在記憶之中只遇過那麼一個人類,是個溫柔的好人啊。住在森林深處的小木屋,煙囪總是飄著白色的煙,老奶奶時常烘烤蘋果派。每當村上前去拜訪,總能分到一些派以及新鮮的莓果。即使距離村上認知的女孩子有些差距,不過總得來說老奶奶是個很棒的人喔。

村上總會坐在那台奇怪的機器上面,看著老奶奶編織毛線。那上頭有好多黑白相間的按鈕,只要一按下,就會發出聲音。尤其是被老奶奶碰觸過,就像被施了魔法一般,發出動人的音樂。村上屢屢試圖效仿,可是光憑自己的力氣根本按不動嘛。所以他氣得鼓起臉頰,比屯滿食物的時候還要鼓。

小的時候曾經在母親懷裏聽過關於人類的故事,那些繪本裏頭的人類,各個身高都是自己的好幾十倍大、牙齒也比自己的都還要尖銳……真是太可怕了。母親說過許多人類都喜歡把指甲留長,便於剝動物們的皮毛,甚至還有張血盆大口,是便於一次性地吞食大量動物們。

「你的身材,只能讓人類塞牙縫而已!要吃掉好幾百只信ちゃん人類才會滿足。千萬不要靠近人類呀。」

母親時常這樣勸戒著。明明老奶奶並不是這樣的人啊,既不會吃掉自己、也不會剝掉自己的毛,會做好吃的蘋果派、還會讓自己在溫暖的毛線球中睡覺。何況那些毛線球長得很有親切感。

如果可以,村上真想見識看看故事中那樣恐怖的人類是否真實存在,要是不小心被抓住,大不了就用松果和他求饒吧。但是別說人類那樣稀有的存在了,一路上都沒有遇見半只動物。村上累了,便停下來偎在櫻桃樹旁邊,他閉上雙眼,腦中立刻浮現老奶奶所作的蘋果派。

一塊、兩塊……

就算是只能吃下三塊蘋果派的倉鼠,也會洋氣地活下去♪

在腦袋這麼唱著。突然間村上感覺到有東西在接近自己的氣息,四周的樹叢都在碎動,窸窸窣窣的聲音令村上豎起了身上的毛。這個聲音,是大倉吧?只有那麼巨大的動物,才會發出這樣的聲音。

他動了動耳朵,當聲音離自己愈來愈接近,隨之感到莫名的恐懼。假使是大倉的話,那應該從遠處就會聽到他的聲音,可是今天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啊。村上不敢睜開眼睛,真的是那個人類該怎麼辦?還不知道長得是圓是扁……要是真長得就像繪本裏那樣,那自己大概會嚇得脫毛。

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,總必須離開……不然好減命啊。

在百般掙扎之下,村上還是睜開眼睛了。

就如同涉谷說的,是個白白又黑黑的人類。也如果自己所想的,長得很漂亮,可惜和大倉一樣是個男人啊。他就蹲在面前,猛盯著自己看。旁邊還有一根斧頭。

斧頭?

村上嚇得用短小的手掌蹭了蹭臉頰,想盡辦法遮住雙眼,他就要被吃掉了。起碼他不願意看見人類張開血盆大口吃掉他的模樣,所以選擇拉住了耳朵,想要藏住雙眼。可憐他的耳朵又短又小,使勁往下拉,卻讓他就像顆球一樣在地上翻滾。

剛剛那些時間,絕對是在觀察自己好不好吃!

就要被吃掉了!村上拼了鼠命地大吼:

「嗚嗚……你不要吃我,這樣好了,我給你我全部的松果!我在郊區還有幾個樹洞,很高級喔。全部都給你。所以你不要吃我!」

他實在不敢與男人正視,反正也無處可以逃了,乾脆就自暴自棄縮成一團毛球。男人沒有即時回應自己,空白的沉默只讓村上更加害怕,真的會被吃掉的。但是下一秒村上只感覺到有東西在觸摸自己。

「我、我不會吃你的!只是覺得你、你長得好可愛……」

嗯?

村上戰戰兢兢地放鬆身體,伸了伸懶腰,張開眼睛只看見男人滿臉通紅,白皙的臉蛋好像被染上了太多紅色的顏料。他被男人捧了起來,不解地坐在手掌上。

「我剛好路過這裏,想要砍一些木材回家……然後、然後……就看見你了……」

「所以你不會吃掉我嗎?」

「不會的,只要你願意跟我回家的話。」

男人說得十分誠懇,村上不禁動容,便點了點頭。他想也沒想就鑽進男人的口袋,跟著他回家了。



這個故事到這裏就行了。畢竟人類終究很是可怕的。

评论(23)
热度(146)

© Ruka | Powered by LOFTER